丝瓜视频腌

两个人到了酒吧之后,正是酒吧人多的时候,下了马车看着纸醉金迷的酒吧还有那些觥筹交错的人们,直直的进了后院,也不管别人怎么看。

吃饭完的蒋浩敏因为担心着安然所以一直都没走,拉着翠花聊天,无非就是暗搓搓的打探安然的一些喜好或者一些事情,总是都是关于安然的,直到安然回来,翠花都没反应过来蒋浩敏究竟为何拉着自己一直说个不停。

看见安然和嫣然的身影,翠花都松了一口气,虽然她也想知道安然究竟去了哪里,可实在是觉得蒋浩敏今天突如其来的聒噪有些耳朵疼了。

“小姐,你回来了,真是太好了。”

这一副救命的样子,安然还真的愣了一下。“怎么了?”

“没怎么没怎么,就是有些担心你。”翠花拉过安然有些凉的手,坐下来之后,将手中的汤婆子直接给了安然。“快些抱着暖一些。”

“啧啧”随后坐下来的嫣然挑眉看着翠花了。“翠花妹妹,为什么没有我的?你这也太偏心了啊,我怎么就没有汤婆子?”

正在给安然倒热茶的翠花,手一顿,拿着茶杯就换了个放下,也算机灵了。“我手里就一个汤婆子,这不是马上就给你倒热茶了吗?快喝一些,暖暖身子。”

“蒋浩敏,你不是着急回去吗?”暖了手之后,安然听着翠花的话,笑着没去理会,只是转头看了看脸色有些发白的蒋浩敏,想来是天气太冷的缘故。“还有,你们两个不知道去屋子里面等着吗?就这么傻傻的坐在院子里不冷吗?”

这个问题蒋浩敏如何的没想到,只是翠花没说话,他也不好就自己进去了啊,后院的房间大多数都是丫头们的,他一个男人怎么好意思呢?所以只能在院子里享受着寒风瑟瑟了。

翠花面色尴尬,生怕蒋浩敏说些什么告状的话,急急的就接了过去。“那我现在就去前院看看还有没有单间了,如果有的话,吃些火锅吧,你们两个走的急,这会估计也饿了吧?”说着人就直接颠了。

娇小玲珑清纯美女唯美梦幻写真

看着脚步有些凌乱的翠花,安然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为什么了,随即笑了一下,看着蒋浩敏就摇了摇头。“难不成你是傻子吗?他不带你进去,你就不会自己去?”

“我想着,你们一会就能回来,所以就在这等一会也无妨,而且,翠花不是也陪着我呢么,再说了,我一个大男人总不好随便去的,这里的姑娘太多了,我怕不好,估计翠花也是有这一层的顾虑吧,总要保人家姑娘们的名誉的。”蒋浩敏耐心的解释着,完没有责怪翠花的意思,听的安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站了起来,也不等翠花问的结果了。“走吧,去前院吧,不到万不得已总会给我留一个单间的,所以我们走吧。”

嫣然笑眯眯的看着蒋浩敏不说话,之间蒋浩敏在安然转身的时候,将手放在嘴边哈了一口气又搓了搓,想来是真的冷到了。

问完了人,翠花就准备跑去后院叫人的时候,就看见安然缓步的走了过来,笑眯眯的就迎了过去。“小姐啊,有包间的,我已经通知后厨了,火锅马上就好了,你们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?”

蒋浩敏不说话,对于这里的吃食他是都喜爱的,而且有很多东西也都是他没见过的,所以没发表任何言论,只听见嫣然温柔的声音流淌入耳。“今天就鸳鸯锅,锅底一个脊骨,一个海鲜?”

说完还看了看安然,征求一下安然的同意,安然自然是同意的,火锅嘛,她是怎么吃都行的,只是酒水的问题。。。安然思忖了一下才添了句。“今天不喝红酒了,我记得我酿过白酒,翠花这里有吗?”

白酒?翠花眨了眨眼睛就想起来了,白酒因为程序太多,口感有些辛辣所以就没有多酿,酒吧应该有一些,随即点了点头。“应该有,你们上楼,我去取来。”说着人就又颠了。

修罗站在二楼看着安然缓步走来,就迎了过去。“可还好?”

安然一愣,笑着看修罗。“你是指谁?”

“自然是你”毫不犹豫的修罗开了口,声音都带着些许的冷气,想来是早早的就等在了这里,安然回来的匆忙,并没有看楼上。

还真是乖巧啊,越来越懂自己了,安然深深的觉得十分的妥帖。“我自然是好的。”说完就拉着人推开了门。“我们吃些火锅吧,这么冷的天气,早知道装修的时候就让傅雷装上暖气了。”

没有在南方度过冬天的安然十分的后悔,早知道就安暖气或者地暖不好吗?至于冷成这样吗?

蒋浩敏来了兴趣。“何为暖气?”

这个要怎么解释?安然想了想就放弃了。“这样,明天我让傅雷找人来看看能不能装上,如果能的话你来看就明白了,如果不能,我也解释不太明白,只能抱歉了。”

十分淡定的蒋浩敏点了点头,压住了心里的好奇。“好。”

几个人吃着火锅,喝着热热的白酒,安然惬意极了。所以也就有了骰子这个项目,是安然闲来无事做的一副,不想今天就用到了,兴致勃勃的跟所有人讲了规矩之后,就开始了,气氛也是非常好的,因为是蒋浩敏没见过,规则也没有记牢所以一直都在输。

“我说安然,有这东西,你怎么不多做些,直接放到楼下不好吗?”嫣然拿着小小的骰子已经有些醉眼朦胧了。

翠花已经喝的趴下了,自然没听到嫣然的话,不然就直接一叠声的附和了。

换了换头,安然笑眯眯的回答了嫣然的话。“这个东西做起来太麻烦了,而且,现在大家都太忙了,我这不是想着,等都不忙了,再做吗?而且,新奇的东西要一点一点的放出去,这样一起部都放出去,就没了新意了。”

蒋浩敏吃顿的点了点头,显然有了几分醉意,直直的点头给予肯定。“安然说的对,是这么个道理。”

“哈哈,你看吧,我就知道你会明白的。”安然笑了起来,倒在了坐在自己身边的修罗肩膀上,闭上眼睛,轻声的呢喃了起来。

“十四啊,我想你。”

修罗整个人都僵住了,看着安然迷离的眼神,还有那缱绻的样子,心一抽一抽的疼,对面的蒋浩敏自然也看到了,这般小女儿的形态流露,还是第一次看见安然这样,心里更是换新,可是听见安然嘴里的十四,瞬间就明白了,那十四是谁了,联想了一下就明白了,更是替安然心酸不已,这般的玲珑人,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诉求一个阿哥如何能够满足她呢?怪不得这般的伤心,十四爷那般丰神俊朗又骁勇善战,蒋浩敏情不自禁的比较了一下,随后嘴里都是苦涩,地位这个东西安然不在意,可是自己在意,余下的,好像什么都比不了了,自己以后要娶谁好像也不是能够然做主的,就算然做主了,也恐怕不能护安然周,毕竟后院的女人心思都太过毒辣。